朝南物業目前主要代理朝南集團旗下開發的樓盤,代理項目有朝南維港半島、維港尚城、朝南國際中心,御景湖畔、名都商業中心、江濱大廈,朝南大廈等,物業管理面積超過100萬平方米。
  “按照申報國家一級物業資質要求,首要條件是管理住宅、商業或者辦公等物業面積超過100萬平方米,這一點我們在幾年前就已經做到,但這只是其中一條而已,其他軟硬件要求很高。首先是各項管理和技術人才有硬性要求。”朝南集團董事總經理梁國飛告訴記者,社會對這個行業普遍存在一些偏見,最缺管理和技術人才。
  據相關規定,國家一級資質企業在物業管理專業人員以及工程、管理、經濟等相關專業類的專職管理和技術人員不少于30人,其中,具有中級以上職稱的人員不少于20人,工程、財務等業務負責人具有相應專業中級以上職稱。“僅僅這一項就會讓很多物管企業對一級資質望而卻步。”梁國飛告訴記者,這幾年朝南集團不得不通過獵頭等方式全國各地招攬人才,“還有團隊培訓、硬件升級,這兩三年集團為此新增投資300多萬元。”
  梁國飛還表示不僅滿足這幾個硬性條件,審核也極其嚴謹,住建部和省住建廳代表多次實地考察核實,“我們經過了多次申報,耗時兩年,期間審批材料被省里打回兩次,被住建部打回一次。”
 
上升至朝南集團戰略高度
 
  對于此次獲國家一級物業資質初評合格,梁國飛表示朝南集團還將不斷投入提升社區硬件和軟件,并將借此機會繼續提升物業服務水平,服務好業主。
  不過,對于朝南集團對物業的持續投入,也有疑慮聲音:到底值不值?其實,從另個角度來看會發現,朝南集團在下一盤大棋。前幾年開始,朝南集團實施“雙品牌”戰略:物業管理和地產開發并舉,也就是說,物業管理上升為朝南集團的戰略高度,用梁國飛的話說,地產和物業并駕齊驅,“之前認識朝南,主要是因為地產開發,我們希望以后說到朝南,物業也不錯。實際上產品品牌來自于產品質量和物業服務,質量是一個企業生存的生命線,物業好壞也決定口碑和品牌的傳播久遠。”
  對此,梁國飛打了一個形象比喻,將地產開發和物業管理比作頭腳,頭重腳輕,站不穩,這個問題一開始或者企業還小的時候表現不明顯,當企業迅速擴張,管理面積越大,管理范圍內業主越多的時候,表現越來越明顯,而且責任也越來越大。
  一直以來,無論是業內或業外,很多人都有這種感覺,就是物業公司沒有開發公司厲害,公司重視開發多于物業等。梁國飛表示:“我們要改變這種陳舊的觀念,將物業重視起來。我們的主業是地產,與物業形成兩駕馬車,各自獨立運營。兩駕馬車相輔相成,在朝南集團發展中都舉足輕重。
 

“物管不是雞肋”
 
 
     “一開始,也有人質疑這么大投入、耗時又耗人力,值不值得。”梁國飛坦承,從企業成立時間和經驗積累方面,我們可能趕不上已經有幾十年經驗的萬科,但努力盡量拉近差距,同時拉開跟本土一般物業公司的距離。  對于持續高投入并不是一個賺錢的“買賣”的看法,梁國飛不這么認為,“物管行業是一個朝陽行業,也不是雞肋,做得好還是很賺錢的,從功利角度說,對我房子銷售也有幫助,如果同樣價格的房子,買家就可能選擇我的物業,這時物業起到一個溢價或者加分的作用,而且好的物業管理社區,對物業起到一定增值效益。當然在項目開發階段,物業管理公司需要開發企業的補貼,開發企業在這個階段本身是大業主。當進入全部管理階段后,而且管理物業多,形成一定規模后,物業管理能達到獨立收支并有盈余。”
  他表示還有一些無形資產價值,如廣告收益、業主資源等,“尤其是潛在的龐大業主資源,需要物業管理好的基礎上才能實現,這并不是每個物管企業能做到的。”
  對于一些業主擔心物業升級可能提價的問題,梁國飛表示,物業費用不會隨意增加,會嚴格執行清遠物管費用指導價的相關管理規定。

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